在網上看到一篇文章-「老闆,我們有這麼笨嗎? 」,心有戚戚焉.. T.T

我現在的老闆也是那個樣子,年紀輕輕,聰明有餘,耐心不足.. 唉.. 老闆心情好的時候,什麼事都好談;心情不好的時候,談什麼都會出事。偶而發生什麼事情,會讓他稍微覺悟一陣子,維持頂多一、兩個月的人樣,然後又會自己受不了,變回成瘋子..

雖然老闆心情好的時候曾經解釋過他是因為壓力大,以致失眠、頭痛,最後導致火氣大.. 但是.. 他壓力大、失眠、頭痛.. 是我的錯嗎? 我該為此而負責任嗎? 好像不是這麼講的吧? 說穿了,只是EQ 差的藉口罷了! 什麼壓力、失眠、頭痛,都是只用來騙同情心、推拖的藉口罷了!

我也隨時都戰戰兢兢的怕做錯事被老闆抓到,更怕處理的方式不是老闆滿意的方式(這是最無奈的部份哪! 我真要那麼厲害,罵人的就是我了! ),那又只會換來一頓好罵。只要看到客戶發來抱怨的mail 有CC 給老闆,明明不是特別重要的事情,都會趕在第一時間處理、了解情況(甚至比老闆晚一步看到都不行.. Orz.. ),省得到時候被叫去問,一問三不知.. 會出人命的.. 甚至桌上的電話響起,接電話時也是忐忑不安不安的心情,直到對方的那聲「喂? 」讓我確定不是老闆打電話我叫「進去一下」,心情才會得以放鬆一點..

ㄚ苦就是在「你這個豬腦! 」、「白痴! 」的吼叫攻勢下,含淚說881 的..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沒有人開得了口勸留ㄚ苦.. 誰揹的起「把ㄚ苦留在地獄裡」的這個罪過ㄚ! )

也許大家真的比老闆笨,所以才會被罵,但是也不用罵成那樣子吧? 大家真的那麼強,就輪不到老闆在那裡叫囂了。為什麼就不能對自已的team 多一點耐心? 偏偏要把人一個個的吼跑,再來後悔一個月,然後再吼跑一個人;然後再抱怨「部門裡流動率太大」咧?

最近好了一陣子的老闆又故態復萌,偏偏過陣子要和老闆出差去.. 上次的出差,實在是我這輩子最痛苦的一週,回來之後好在是週末,我花了兩天時間在家裡自己給自己做心裡輔導,才不至於在星期一一早出現在辦公室,偷偷放回公司的筆記型電腦、悄悄的搬走自己的私人物品、靜靜的消失在那公司..

現在又要再來一輪,想到就覺得好想屎掉ㄚ! 不知這次還撐不撐得住..


R&D人生-老闆,我們有這麼笨嗎?
本文: 曹其瑋/DIGITIMES

電子業普遍毛利率很低,大家都知道;老闆們業績壓力很大,大家也都知道。面對壓力,老闆們各有不同的調適方式,其中有一種,就是將壓力移轉到員工身上,Sam過去的老闆就是其中一個。

當然,老闆壓力大是Sam自己的解釋,他其實也不明白,為何公司內部從早到晚都彌漫著一股低氣壓,而這低氣壓形成的原因,就是老闆是個高壓中心,不爽不滿就破口大罵,像他這樣的中階主管沒被罵過笨的,大概屈指可數。

Sam對那家公司的印象,就是「每天都緊緊張張地」,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要被老闆罵「笨得像豬一樣」。

那家公司是Sam畢業後的第二份工作,五年級生的Sam,當時進入科技產業時,剛好遇上電腦業大好的光景,產業景氣很好,市場需求很旺,公司賺錢,大家心情應該都不錯吧?的確也是,Sam到現在還記得他當時曾經開發出了什麼樣的技術,後來作了什麼應用,如何改善產品效能表現,即使這已經是將近10年之前的事情。

後來Sam升上了部門小主管,有機會和老闆直接接觸。老闆畢竟是老闆,有著較一般員工更多的經驗、更廣的視野、更強的整合能力,這些Sam都感受得到。有時候老闆點一下,Sam花了幾天釐不出頭緒的思路就找到了方向,天地間豁然開朗。

那個年代許多當紅的老闆們,都是很年輕就「被發掘」,雖然都是從基層做起,但是幹勁十足,企圖心也強,進入職場沒幾年就平步青雲開始一官一官地升上去,否則就是創業奇才,他的老闆也是,30來歲就擁有一間規模不小的公司。

不知道別的年輕老闆是不是,持平而論,Sam的前老闆的確非常聰明,不僅腦筋清楚,而且深思熟慮,觀察力敏銳。這麼來說吧,比較起像Sam這樣的工程師,老闆多了幾分對人性的洞察力;而比較起PM們,老闆似乎又多了些在複雜前因後果中分析事情原委並且找出結論的邏輯能力。

以前當工程師時,只是知道老闆是個聰明人,看到主管似乎處處小心謹慎地處理老闆交辦的事,沒什麼太大感覺,只有點覺得這些小主管會不會太唯唯諾諾。以Sam的個性是不會如此的,他是個就事論事,憑科學來說話的人,凡事只問是非,而不問對方是誰。

不過,這些主管又何嚐不是如此?等到Sam升為小主管,與老闆幾次接觸,他驚覺自己也變成那樣!變成哪樣?唯唯諾諾?現在他不認為這是個適當的用詞,他只覺得深怕出什麼紕漏,被聰明的老闆檢視出來;因此,「戰戰兢兢」或許是更適合的字眼。

與主管的接觸多了之後,他更能體會大夥兒工作的壓力,除了業績以外,做事情的細節也要很講究,沒有任何馬虎的空間;除此之外,他漸漸感覺到一股低氣壓彌漫開來,因為老闆的脾氣愈來愈不好,耐心愈來愈差。

事後慢慢回想,可以分析出幾個因素,包括:當時公司愈來愈大,處理的事務愈來愈繁瑣,讓老闆疲於應付;可能競爭對手不斷出現,而且時而正面挑釁,讓老闆很不爽;可能當時產業景氣已經不若以往,眼光永遠比大家看得前面的老闆,當時已經感覺到未來營運的壓力。

但事後諸葛人人會做,當時的他只發現老闆開始常常罵人,最常罵的形容詞就是「笨」,最常罵的名詞就是「豬」,有時候老闆的門沒關,音波全辦公室都可以傳遞得到,沒聽見細節也知道又有人被罵了。

有一次公司有一個新的基地,老闆和主管們在看設計圖,老闆把眼光放在貨運停車位規劃的那一頁,大概30秒的光景,老闆拿起筆來,畫了幾道線,他抬起頭說:這樣就多了一個位子,這個圖是誰設計的?

誰設計的?現場空氣一片凝結,2秒鐘以後老闆又霹靂啪啦罵起來,Sam不知道有沒有哪位主管舉手承認,但這次是誰笨得像豬,對Sam來說一點也不重要,他當時只覺得父親威權和小學時代被老師責罰的不愉快經驗似乎不斷被喚醒,令人冷汗直流;然而他的小學時代,是個完全不講人權、孩子是沒有尊嚴的時代。

做為一個員工,參與公司的營運,不管做得完不完善,總是盡心盡力,然而在這棟大樓裡,尊嚴竟然如此廉價!

漸漸地,Sam發現,許多同事在工作上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小心!不要被認為是個笨蛋。

說也奇怪,Sam的父親是軍人,他自己也在軍校待過,然而對於工作職場的集權式管理,他卻特別痛恨。停車位事件之後,在每一天上午睜開眼睛,都非常不想去上班的心情之下,他決定轉到另外一家公司。

這家公司有著全然不一樣的管理風格,老闆像個禪師一樣,月復一月耐心宣揚自己的理念,影響了公司的高層主管,同時也影響了公司的員工,使得員工對於老闆的處事態度,在潛移默化中接受進來;公司從老人到新人,似乎都不由得把老闆的哲學變成自己的。

這位老闆也是絕頂聰明的人,他應該也會看到許多笨得像豬一樣的員工吧,不過他用教育的方式讓大家從做事的態度去改變。

Sam轉到這家公司之後,覺得每天早上起床,都很想去上班,他其實說不出為什麼,或許是因為沒有了事情做了半天,然而每個環節,都有可能被背後那雙眼睛指出疏失的壓力,也或許是因為,沒有了低氣壓籠罩的工作氛圍。

或許只是這股自由的空氣,讓他可以靜心去思考自己想做什麼、要怎麼做、然後去享受成果的滿足感,抑或從失敗中檢討改善的努力。

有的公司在老闆的超強能力和聰明才智下,集權式的管理方式可以創造出優異的績效,這或許是產業嚴苛競爭中的一條路,訓練有素的狗和專家也可以變成同義詞。 不過,每個人重視的不同,Sam很高興做出了適合自己的選擇;來到公司8年了,他仍舊每天高高興興地去上班。

低調J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