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10_001


本來總是像活蝦一樣活跳跳的我,健保卡只是拿來看牙醫,而且大多只是定期檢查、洗牙,本季不知怎麼的,也許是本部門持續半年的畢業季,工作上的loading 愈來愈重,再加上工作上的狀況也變多,於是突然我開始走起體弱多病黛玉風。


先是唇炎,嘴唇又乾又裂又腫又痛,而且還醜,護唇膏已經擋不住,看了皮膚科好像也沒什麼用,後來還弄到流組織液還結痂,超噁心的,我都覺得自己快死掉了。暫時無解,只好先戴上口罩擋一下,一戴就是兩個星期。


中醫從來都不是我的選擇,向來都覺得中醫是用來調身體,不是來治病。只是有兩位中醫掛的同事力薦我看中醫,還說藥可以叫醫生開一錠錠的藥(我討厭中醫的粉粉藥),於是我被說服了,不過吃了6 天的藥也不覺得有改變。第二次到中醫複診時,中醫直接說再吃一輪看看,如果還是不行,最好去皮膚科看看。等不到另一個6 天,看完中醫直接先奔皮膚科。


皮膚科醫師在大醫院走跳過,看病速度向來超快,不過看到我就變慢,拿小手電筒照ㄚ照之後說:「我們來打一針(消炎)吧! 」,醫生講完,我都快哭了,ㄠ了6 天,總算有了整一個被救贖的感覺,原來我還是西醫掛的。被西醫打一針後,我整個人突然冷靜下來,想起嘴唇發炎成這樣根本就是我自己造成的,是我太粗暴的想弄掉脫皮的部份才會害它受傷的呀! 發現這一點,整個人就安心了,至少不是唇癌之類的,嘴唇也不用被切掉(想很多)。


皮膚科醫師開了藥,中醫也開了藥,不想混在一起吃,於是打算先吃西醫的藥,畢竟只有3 天份,吃完再來吃中藥。


治療嘴唇的藥還沒吃完,某日白天突然覺得前兩天腳上因為癢而被我抓破皮結痂的傷口突然有點痛感,而且傷口旁的皮膚是一片龍蝦紅。再怎麼說我也是外傷王,直覺這種顏色很不對勁,而且這種傷都已經過了兩天,除非去按它,不然不該會痛,不過白天很忙也沒空理它。晚上回到家,因為有時候連走路的時候都會痛,而且是很痛,更覺得不對勁,第一個想到的是「蜂窩性組織炎」。


先拜咕狗大神,蜂窩性組織炎的四個症狀:紅、熱、腫、痛,我全中。因為這種事弄不好會敗血症死掉就算了,最慘的是有可能要截肢,雖然覺得「我倒底還能有多慘? 」,還是在晚上八點多奔出去找皮膚科醫生報到。最後醫生確診是蜂窩性組織炎無誤。於是又開了3 天份的藥,內服外用都有,好在吃完第一輪,整個有改善很多,再複診的時候,醫生說復原的情況還不錯,那個藥蠻適合我的,於是又開了第二輪藥,「讓它好徹底一點」,不然可能過兩個星期又會複發。


總之,最近光吃藥都可以吃飽了,好在嘴唇的傷口已經差不多了,雖然還是有點乾乾脫皮,至少口罩可以拿下來了,脫皮的事再來慢慢喬吧! 而且很難得的聽了養生同事的話,開始「晚上十點床上躺平新生活運動」,跟夜生活說bye 。頭一個星期,晚上十點多床上躺平,半夜兩、三點都會再醒來一次,然後四、五點又會再醒來一次超討厭的,現在倒是可以一路睡到早上六點,不過睡得有點太久,而且醒來會覺得累,好像還是不太對,看來還得再適應。

, , ,

低調J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