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03_002.jpg
↑ 看到這種全部遮起來的鐵窗,誰能不怒?


原本住了20 年的老屋在屋主大人口頭上的首肯之下,打算裝潢,也找了幾位設計師、花了很多時間討論內容。最後因為預算太高被屋主大人打回票,不過其實預算算是合理的,畢竟是20 年的老屋。


被打回票的我,已經Kimochi 不太好,覺得被裝笑維,房子不裝潢我無所謂,但是不要說了要做,結果又打槍讓我做白工,不過這個就算了,畢竟是我自己一開始也沒問清楚預算,我認了。


三月初,屋主大人可能覺得裝潢計畫終止這件事好像不太好,於是決定至少還是先處理一下壁癌房的壁癌,但是在屋主大人的世界裡,沒有所謂的「專業」,只有「省錢」,於是屋主找了在建築業工作,號稱「很專業」的半調子弟弟(這個人不是專不專業的問題,是整個人就是個半調子)自組了一個「不及格工班」,自行買了材料進駐施工。


整個工程大約是一個多月,因為整個就是半調子2 人組,如果90 分是專業,這組人應該只有2 分,再加上我還住在那房子裡,整個施工的過程,我時不時就會被惹毛,常常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在心裡爆成串的髒話。


#1
屋主大人雞婆的扔了我的一堆東西,把我的發財樹也給扔了,馬的! 就知道他有這個「自己留一堆廢物,專扔別人東西」的怪病,還特意交待「沒有裝進垃圾袋裡的東西不要扔」,殊不知屋主大人也聽不解人話,一樣開心的扔東西! 只留下回到家看到自己東西被扔掉,整個臉色青筍筍的我。


#2
施工施到一半,屋主大人覺得這樣不行,應該外牆也要處理,但是請吊車來太貴,人掛在外面也很危險(畢竟只是兩個半調子),於是天才的屋主大人決定乾脆把舊鐵窗給換了,換成把整個外牆包起來的那種(馬的,誰會做這種鐵窗? ),這個我也算了,沒意見。只是某天下班回家,從樓下發現陽台空空沒鐵窗,心裡又爆髒話了。於是立馬打電話給屋主大人,問他「有沒有想過沒鐵窗晚上可能會有小偷跑進去? 房子裡是沒什麼值錢的東西,但是是有人住的! 」。


一開始天才屋主大人還理直氣壯的說:「做鐵窗哪有馬上做馬上好的? 」,我忍住超不爽的心情,心平氣和的說,鐵窗不會馬上好我理解,但是「正常人」換鐵窗的流程是,先請人來看、量尺寸、回去做鐵窗,做完新鐵窗後來把舊鐵窗拆掉,同日再把新鐵窗裝上去。這是常識! 是常識呀! 天才屋主大人好像直到這時候才想到:「對厚! 」,於是靦腆的笑笑說,沒關係,兩天就好了。


雖然說是兩天,實際上拖了三、四天,因為中間天才屋主大人說:「他們做的鐵窗我不滿意,退貨了! 」(我的內心又爆出一堆髒話,那為什麼不先做好新鐵窗在拆舊的?? 是在急什麼? 舊鐵窗是會咬人嗎? ),等呀等,等到星期六一早,新鐵窗總算做好,工人來施工了。施工的過程很吵,我在房間裡睡覺也不想理,睡到快中午醒來,走到外面一看,看到已經完成80% 的新鐵窗,我總算翻臉了!


天才屋主大人在訂做新鐵窗的時候,還打電話問我「要不要全部遮起來? 」,我還特別交待:「千萬不要! 」,沒想到天才屋主大人果然是聽不懂人話的,給我做出這個鬼來! 讓我的忍耐一次爆發! 我從來不在外人面前對自己人發脾氣,那天就在工人面前吼了屋主大人一頓,吼完之後,我可以感覺到連工人們也很剉!!


#3
裝好新鐵窗後,半調子工班可以儘情施工了。某日下班回家,發現整個房子都是粉塵,包括我的書桌、桌上的電腦、櫃子上的書.. 等等。此時的我已經接近翻臉的狀態,我沒有潔癖,但是回到家看到自己所有的東西上面都蓋了一層粉塵,是有誰會覺得無所謂的? 不過我忍住了,因為半調子弟弟還在,不想在屋主大人的弟弟面前讓他沒面子,好好的跟他說,施工前可以用大型垃圾袋把東西套住,這是常識、是常識呀! 人可以不專業,但是不專業還要硬撐,再加上完全的沒常識,真的很難忍受呀!


#4
屋主大人的半調子弟弟在閒談中還自信滿滿的跟我說,這個房間的壁癌處理好、天花板弄一下之後就完美了。雖然跟他並不是太熟,但是根據我對這個人的印象,他講得誠懇,我聽聽就好(這一點,這兩兄弟也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結果並沒有出乎我的意料。「施工結束後」,地上還舖著一堆工程用的地墊、工具和垃圾也還堆在壁癌房裡。壁癌房裡被挖一個洞的天花版,也還是一個洞在那裡。


半調子弟弟從來都不是我會欣賞的人,跟他相處的時間並不多,但是我從以前就一直覺得這個人只是個半調子,一起吃飯、聊天OK ,有重要的事情,他絕對不是可以託付的對象。這次他也讓我了解,笨蛋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自以為聰明的半調子。


原本屋主大人想把已經「捧共」的地板重新處理,又不想拆除重舖(因為費用比較高)。半調子弟弟自信滿滿的說「只要在原本的地磚上舖上木板就可以,根本不用拆」,天才屋主大人也被唬得一楞一楞的。因為爬了很多文、也和幾位設計師談過,知道絕對不能這麼處理(已經「捧共」的地板直接舖上木板地,只會一起「捧共」,更醜! ),於是極力阻止,情願什麼都不做,也不要弄個半調子的東西出來。我是沒有直接在屋主大人面前幹譙他的半調子弟弟,但是老實說,這兩兄弟都讓我非常的不爽! 半調子弟弟天才的程度不亞於天才屋主,他馬的果然是兄弟!


#5
就這樣弄了一個多月,半調子工班的工程結束,一切看起來都還不錯,除了壁癌房仍然處於工地狀態,其它都還好。前陣子連續好幾個下午下大雨,原本漏水的房間天花版,雖然已經處理過了,還是漏水,這就算了,畢竟那個真的比較難處理。而重點的壁癌房,我發現地上有不明水漬,不過因為舖了工程用的地墊,看不出來,翻開地墊之後,發現下面有一大灘水,才剛做完處理、漆好的牆角,也出現因潮溼而形成的泡泡。


看到這些畫面,我笑了! 我XXXX 這就是半調子工班惹我一個多月之後的結果。從施工結束到現在,不到三個月,施工成果等於-100 ,壁癌等於完全沒處理掉、壁癌房整個呈現工地狀、外面有個把房子整個都封起來、醜到靠妖又不通風、照不進陽光的鐵窗,整一個就是標準的「生雞蛋沒、放雞屎有」的偉大工法。


當初我說花錢找專業的人來弄,至少有五年保固,但是天才屋主大人說他不要五年,他要一輩子,而且堅信他自己做的可以撐一輩子沒問題! 我從來不知道一輩子有多長,原來是兩個多月呀!


#6
晚上再去看一下壁癌房的情況,今天這麼熱,地板再溼,到了這個時候也該乾了,沒想到地上還是一攤水。仔細研究一下,水是從內牆的牆腳流出來的(是排水管漏,他馬的我已經快變成抓漏專家了,但是我只會抓,不會治,功力還差一大截),量還不少。


看到這個我又笑了,以前壁癌房只有在下超大雨的時候才會從外牆滲水進來,弄到地板上一灘水,現在不用下大雨地板上也會有一灘水了。「生雞蛋沒、放雞屎有」的偉大工法根本已經到了神乎其技的地步了嘛! 從工程開始,到工程結束後兩個多月的今天,我為這工程在心裡罵的髒話,如果通通寫下來,應該至少有半本康熙字典那麼厚了吧!


#7
屋主大人原本有意想把這房子賣掉換新房,看到這狀況,我很好奇這個房子是要賣給誰? 賣給鬼吧? 真的賣出去,接下來就準備要在行程表上預留跑法院的時間了!


#8
我已經不想跟屋主大人提任何關於這個「生雞蛋沒、放雞屎有」的偉大工程的事,因為關於這件事,除了髒話之外,我真的沒有什麼好說的,而且可以想見,屋主大人除了靦腆的笑笑之外,不會有其它的處理方式,就算有比較極積的處理方式,應該也是重組那個半調子工班回來再處理一次,這可萬萬不可,那根本就是地獄工班嘛! 「不要錢的最貴」,老人家的話,不能不聽呀!


低調J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icx
  • 看你寫了那麼多,送你一個字:慘!!!
  • 我要寫下一個慘呀~~~~

    低調JEN 於 2010/07/20 08:35 回覆

  • mie1218
  • 結果現在要怎麼辦?
    聽起來相當不妙啊
  • 就先放著,不怎麼辦囉~

    低調JEN 於 2010/07/20 08:36 回覆